打開
關閉
醫學新知
[2014/02/17]   《漫談生化湯的產後運用》
《漫談生化湯的產後運用》 -- 杜李威醫師親自撰寫,如欲轉載請註明出處--


生化湯出自清朝《傅青主女科.產後篇上卷》,是用來治療產後血塊
的聖藥。由於生化湯具有祛瘀生新、溫經止痛的功效,推而廣之,民間也常用在婦女經痛、宮縮不良、月經血塊等諸疾。

一般而言,產後的體質多虛多寒,理應施予補益之劑。但如果單純給
予補品,則惡露不止,陳瘀不去,容易出現血瘀腹痛的徵候。在明朝以前,為了祛瘀止痛,往往妄用蘇木、三稜、莪朮之類散血、破血的藥物。這一類跌打損傷的剛猛藥物,常常讓體質虛弱的產婦造成生命危險。到了清朝初年,傅青主先生承襲朱丹溪、張景岳的學說,提出生化湯,取《黃帝內經.素問》「物生謂之化」的本意,寓生新於補血之內,化瘀血,生新血,瘀去而新生,成為日後產婦排惡露的首選用藥。

按《傅青主女科》所載,生化湯的組成為:當歸八錢,川芎三錢,桃
仁十四粒(約一錢五分),炮薑五分,炙甘草五分。分析處方架構,當歸補血活血、潤腸通便;川芎活血行氣、祛風止痛,這兩味藥佔了整個處方80%的比例,是其主要的藥物。搭配桃仁,增強活血祛瘀、潤腸通便的效果。炮薑為溫經止血藥,同時具有擴張末梢微血管的功能,擅治產後血虛發熱。加上甘草補中,用以調和諸藥。

由此可知,生化湯在產後的運用上,不單只是化血塊、幫助子宮收縮
、排惡露,而是基於新產之後氣血俱虛的情況下,惡露未盡,血塊未除,藉生化湯來「化舊生新」。所謂「瘀不盡則新不生」,寓消於補,以促使子宮內膜新生。因此,產後服用生化湯來幫助子宮復原,和西醫使用止血藥、子宮收縮劑並不相衝突。


生化湯的服用法

傅青主先生認為,產後不論腹痛與否,應當盡早服用生化湯數劑。瘀
血內留子宮,雖是造成產後腹痛的主要原因,然而,產婦或許查覺或許不覺腹痛,無痛也並不表示沒有瘀血。生化湯藉由養血、活血的治療原則,可以幫助子宮修復,因此,不論產後腹痛與否,均應服用生化湯。

筆者建議,自然生產的情況下,應當在產後立即服用生化湯七天。至
於剖腹產,由於手術中已將子宮內部清理乾淨,一般而言,並不需要服用生化湯,而是建議服用七到十四天的三七粉(止血定痛藥),來幫助傷口復原。

由於產科醫師已經開立止痛藥與子宮收縮劑,部分的人擔心會重複用
藥,而不敢在產後立刻施予生化湯,或是要求產婦出院後再服。其實,如同前述,生化湯主要的作用,是藉由補血行血的方式來幫助子宮復原,和西藥的作用並不衝突,這樣的疑慮其實是多餘的。

對於生化湯的用量而言,應當評估產婦的身體狀況。在某些狀況下,
並不限制一天服藥一劑,筆者建議產婦,在產後第一天服藥二~三劑的情況也所在多有。此外,服用生化湯的最佳時期在產後第一週,某些產婦誤服了一整個月的生化湯,到後期排出淡紅色的血水,這時候排出的,早已不是正常的惡露,而是健康新生的子宮內膜,這也是生化湯最常被誤用之處。


當前生化湯的應用情況

根據《傅青主女科》所記載,以生化湯加減命名的方劑約三十首。好
比說 傅氏認為,若生產時勞倦過度,造成血崩、血暈、氣促等證,宜用「加参生化湯」。歷代醫家四百年來使用生化湯也累積了許多臨床體會。其中,當歸、川芎、桃仁、炮薑這四味藥固定不變,然而根據產婦的體質與個人臨證的心得,有人用熟地,也有不用熟地;有人加益母草,也有不加益母草;有用炙甘草,也有不用炙甘草,這些取捨都依據產婦的體質與病情的虛實來決定。筆者在臨床當中,也習慣準備數
種不同組成的生化湯加以運用,不能一概而論。
回上頁